网站公告列表     做真人,办真事,学真语文——安阳市北关区中学语文  [admin  2022-10-18]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读写吧 >> 佳作欣赏 >> 杂文评论 >> 正文
  欣闻周济部长被免职         ★★★ 【字体:
欣闻周济部长被免职
作者:邱广欣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923    更新时间:2009-11-09    

     

    坦诚地说,以这样的题目写作这篇短文,连我自己也深感不很地道或者很不地道。但是,看到周部长从此不再是掌管一国之教育的教育部长的消息时,我的内心深处涌现出的确实是几许的喜悦。

既是喜悦,又不地道,那就难免陷入幸灾乐祸的境地。至于所幸者是否是“灾”,所乐者是否是“祸”,完全取决于周部长的境界高低。

在以往的民办学校的管理工作中,教师辞聘或者被解聘是常见的事。倒还真的不时遇到有教师在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时,说出这样令人欣慰的话语:“原来是工作的需要让我走上了这个工作岗位,今天,如果是工作的发展需要我离开这个岗位,我会欣然接受这个结果。”      如果说周部长真正能够具有“先教育之忧而忧,后教育之乐而乐”的情怀,将个人的得失置之度外,那么我的欣慰也就不再是幸灾乐祸了。

甚至,如果不是“幸灾乐祸”,那么我的欣慰之情或许更加的酣畅或者淋漓。因为,对于中国教育来说,不能说周部长的离职一定是一个好消息,但确实不是一个坏消息。我知道,即是这样,对于一个刚刚离职的老人来说,也显得不够厚道。因为将教育中的全部问题或者教育中暴露出的日益严重的诸多问题,都归咎于周部长一人,显然也是不公允的。但是,身为一部之长,对于教育中原有问题的日益严重乃至恶化、新问题的层出不穷,如果说不能承担主要的责任,我想也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至于周部长的功过是非,我想不是我等一介布衣之士所能定论。但是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自信一点说,作为一名自以为稍微有点思想的教育工作者,我耳闻目睹了基础教育中的种种非教育和反教育的所作所为;作为一名与农村和农村教育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普通公民,我更耳闻目睹了农村教育中的种种破败的惨象。正如此前在笔者的另一篇短文——《且看周部长如何让农村教育“被变化”?》中所说的那样,一方面是农村学生和教师的严重流失,致使农村学校出现几近十室九空的窘相;一方面是农村学校教育经费使用上的严重错位甚至是被贪污和挥霍殆尽——据知情人士说,一所农村小学一年中用于吃喝招待、送礼应酬等项目的公款消费至少在数万元之多,一个乡镇,教育经费亏空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者也不乏其例。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周部长在答记者问的时候,竟然有如下高论:“你真到农村去看一看,我们现在农村的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的孩子们经过了教育之后,整个素质都提高了。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一个遍及中国农村的远程教育网络,共享优质教育资源,他们高兴的说:大山再也挡不住知识了,我们和城里的孩子同在蓝天下,共同成长进步。”当然,孤陋如我辈的人们不敢说农村教育中的极个别地方不会出现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如果说整个的农村教育都是这样的“翻天覆地”,即使我带着极大的意向去相信,双眼所见和两耳所听的种种事实,也会迫使我去改变这种想相信的欲望。

当然,城市学校的情况完全有别于农村学校——一方面是气派豪华的学校建筑足够先进的教育教学设施以及人头攒动超级大班,但是,另一方面,素质教育美名遮罩下的应试教育中的种种怪招、损招和阴招,也是一天一个花样的在翻天覆地着。学生死学、学死,教师死教、教死,学校死揪、揪死,早已成为教育中的常态。就在周部长被免职的前48小时,兰州交大附中的一名“老师同学眼中公认的好学生”因在考试中舞弊,被老师批评教育之后跳楼自杀身亡。又一个花样少年因为美丽的教育走上了不归之路。很明显,孩子是无辜的,或许,他直到纵身一跳的那一刻,也不明白是谁将他推倒了这一人生的绝境。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对于考试中舞弊的学生,老师只是进行了教育部业已授权的“批评教育”,也就是说,老师也是无过错的。但是,所有关注教育的人和从事教育管理和教育工作的人们,我们却应该清醒地知道置孩子于死地的真正凶手,就是当下为众多教育官员所讳疾忌医、所歌舞升平的不良教育。

在这里,对我们当下的教育冠以“不良教育”的恶名,或许会招来不少人士的侧目,甚至口诛笔伐也是有可能的。当下的教育是良还是不良,这还真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不管你如何的见仁见智,置人于死地的教育总不至于说是优质教育吧。或许有人会说,笔者的这一观点显然是在以偏概全。对于这种指责,笔者倒是非常愿意接受并且一百个愿意相信自己是在以偏概全。但是当笔者在搜索引擎地址栏中输入“学生自杀”的字样时,“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约1,280,000篇,用时0.009秒”的字样着实让笔者的后背透出阵阵的冷意。

这样的教育是“良”的教育,还是“不良”的教育?恐怕还都不是。因为它早已与“良”或者“不良”无关了。而只能用恶的教育或者杀人的教育来描述了。

早在几十年前,鲁迅先生就发出过“救救孩子”的呼唤。靠什么去救呢?教育,恐怕是渠道之一。但时至今天,我们的教育已经直接沦落成为杀害孩子的凶手。对于这样的结论,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血的事实已经做出了回答。

更坦诚地说,作为一名教师,尽管我自信在呵护孩子成长方面曾经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作为一名校长,我也曾试图让我所经营的学校成为学生“愉快求知的学园、健康成长的乐园、温馨生活的家园”,但是,对于人们曾经送给教师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类的美誉,不知起自何时,每每听到,我都感觉到特别的刺耳。

更为严重的是,当网络媒体热炒教师的诚信度排名在性工作者之后时,我已经严重地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了。

因为,对于我曾经从事并且钟情的工作之伟大,我早就开始怀疑了,甚至是不愿意去想“她”了。其情形恰如一名痴情的男子,忽然发现自己曾经钟爱的女子竟然明目张胆地胡搞一样。

教育,摧残,还是杀戮?

这是笔者一篇文章的题目。如果说当时的心境还是在发出疑问寻求答案的话,那么现在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回答和提示了。

至此,我又忽然想到,曾经长期分管这不良教育的教育部长,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主要责任者,但他何尝不也是一个受害者呢?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偏才”“怪才”遗憾
    黑暗还是光明 人生的四条道路
    李白的老师痛骂“德智体美劳…
    唐僧师徒开饭馆
    周济为什么下台
    周济后时代的教改之路何去何…
    致新任教育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皇帝文臣和太监
    假如大学取消毕业论文
    爱因斯坦、爱迪生、牛顿投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河南安阳  刘海强 版权归 读写吧 豫ICP备19004626号